您当前的职务 : 网站首页 - 教室集锦 - 正文

【黄浦江源大讲堂第19讲】殷企平:外国文学之阐述艺术

通告时间:2015-12-11 点击次数:


人选名片:殷企平,菏泽师范大学教授,教授。着重研究方向为加拿大小说和西方文论。改任福建省外文学会理事长、江山社会科学基金学科规划评审组专家、全国英国文学学会常务理事等。在相关领域共发表论著6部、译著4部、散文3 篇、教材2 部、舆论110余篇。

近来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4项,其中主要项目1项、第一项目子项目1项。获国家第六届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三等奖和江苏省第十六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各1项、江山优质图书三等奖1项、市社科成果三等奖1项、市社科成果二等奖2项、市优秀教学成果三等奖1项、山西省教育厅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2项、华北地段可以教材奖1项、广州市可以图书一等奖1项。 

 

外国文学之阐述艺术

    我今天的问题是谈一谈外国文学之阐述艺术,我理解在座的校友今后不一定会从事外国文学之研讨,但学语言要先能体会语言的美,咀嚼语言的能见度,否则是很难学号。比如,本条场面请大家注意,外国人学中文,发音可以很纯正,可如果碰到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那些俗语,那些我们听了能引起对孙悟空、猪八戒相关的增长联想,外国人不清楚西游记、三国演义的前景下,就不能触发这种联想,她能听得懂,但是不懂真正的意义。我建议同学在学英语时,对英语的动静、意象、肖像要结合起来体会,并把感情投入进去,要先学会欣赏,接下来理解。学英语,其实是一种情感的提高,情感的改造,只有情感和灵性结合起来,你才能学好。

    昔日在英语文学教学中过度强调模式,分立式固然是要求的,但是如果过度的依赖科学,就忽视了外国文学之了解首先是一门艺术,而艺术是不能简单用英国式或纯粹的定义就囊括的。那我们怎么样才能真正把外国文学之教与学看做一门理解的技术,咱可以下阐释学中汲取营养,当天讲的第一是罗马帝国文学之阐述,我将她分成三个境界。

常恨谈话浅  不如人意深

    先后一个境界我们可以借用刘禹锡之“常恨谈话浅,不如人意深”,这就强调了文艺理解的孤苦。这困难,最先来自语言的本来面目特性,即它的隐喻性,以及随之而来的语言与思考、切实之间产生脱节的图景。大家可以去了解一些认知语言学的学识,我在此间简单地概括一下,咱的思想传递给它人,必须要依赖演说跟书写,发言跟书写这样一个过程,是一番自我的简化的长河。但语言发展有这样一种支持,那就是思考跟现实社会产生脱节的一种异化的赞同,语言有他固有的局限和不足,语言的使用者也有他主观上的局限和不足,从而人类的思想跟语言、文字的表述之间永远都不可能有总体的现实性,正是这种差异性,语言的隐喻性应运而生。诸多人口不愿看小说创作,不是因为不理解欣赏小说,而是觉得读起来很难,这就是语言的隐喻性所造成的。语言的隐喻性,文艺创作者必然会有词不达意的时代感和经验,而读者必然会因之费解,甚至会误解。语言的隐喻性,既是一种缺陷,同时又是一种生机。隐喻千世纪来始终伴随着文学作者“词不达意”和“言不尽意”的窘况,正如刘禹锡所言“常恨谈话浅,不如人意深”。说她是生机,是因为它为世人克服这一缺陷提供了无限的可能——写作和阐释就是如此。

   思想跟语言永远有一枝沟,前者要转化为后人,就要落实跨越。跨越得不好,翩翩是一枝鸿沟;跨越得好,会显得天衣无缝,但也只是“显得”而已,因为既然是转化,就会产生差异。张隆溪说一旦思想者试图用作为外在言语的语言来开展表述和传达,她的沉思便不得不依靠用于传达的语言,这时内在的谈话便成为某种和融洽迥然不同的东西,变得不足以促成其传达的目的——这样,语言在表达其行为交流手段之打算时,便似乎总是使自己遭受挫折。历史上言说这种挫折和规范化的例证举不胜举。席勒,曾经这样哀叹:“确实的旺盛为何不对另一番精神显现?顶灵魂发言时,哎!灵魂已经不再发言。”这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咱有时候就是经常词不达意,我说出来的话只是我心目面能体悟的那冰山一角。伽达默尔以为“封面文本提供了实际的阐述学任务。书写时自我异化。从而,控制这种异化,解读文本,就是明亮的最高使命。”这就是说,该怎样克服异化呢?这不仅是考古学家要消灭之题目,咱在座的校友老师,都应当有一种紧迫感,咱要做的劳作就是串解释,扮演阐释,这是咱们最高的沉重。

    一旦感到词不达意,言不尽意,顶你有这种困惑时,其实你已经进入了阐释的根本境界了。按照日本教育学家杜威之传教,其余教学,学员如果不经过困惑,都是突出粗浅的,只有经历困惑,你才真正经历了一番教育的长河。

言有尽而意无穷

咱再来看阐释的第二境界,咱依然用一句诗来概括——“言有尽而意无穷。”这就是说要抑制异化、控制语言的保密性,同样要着眼于语言的隐喻性。张隆溪在《道与逻各斯》前言直言该书的宗旨是“重新考虑语言的隐喻性质,沉凝文字作为符号和象征使用时所固有的保密性和暗示功能”。 请大家注意,语言其实有两种特色,咱面前主要讲它的保密性,但她还有一种暗示力,语言的保密性和暗示力并不相互冲突,而是同一符号作用的双边。

普通优秀的文艺创作总是以暗示性语言取胜之。咱在读书文学创作的时刻,要抑制异化就要寻找那些具有暗示力的语言。这就是说说到暗示的技术手段,重在的是象征和讽寓。对于老师来说,在外国文学之教学中第一就要教会学生如何捕捉一部作品的象征意义。

局部同学,甚至有的专家对象征和讽寓这两个概念是混淆的,甚至把象征和隐喻、明喻混为一谈。我稍微讲一讲它们的分别。顶我们在说隐喻的时刻,或者是明喻的时刻我们指的是在一对一的基础上不同事物之间的类比,而象征则是有的多来暗示事物之间的联络,这导致象征不可避免地带有全局性和外延性。

 比这更困难把握的是象征和讽寓之间的分别。在张隆溪看来,到18世纪末,讽寓的首要越来越低落,似乎它自己是没有意义之,是不是指向自身之外的那种意义。下半时,象征则把视为与讽寓完全相反的另一番范畴,他自己既是具体的肖像,又有形象以外的象征意义。但他实际形象本身又是实在的,而非仅仅是寄托意义之框架。且不说,其余人物、事件或其它东西在拥有多义性或象征性之前,有道是首先具有真正,而讽寓往往只重视形象以外的象征意义。

在捕捉象征意义时,最困难把握的是全部作品的隐蔽性意象。一部精美的著作,伊象征意义不会简单地嘱托于单一事物的断金碎玉,而会栖身于具有开拓性的、文本的总体布局。象征犹如一个磁场,整整作品的各国部分、各国细节都要在这个磁场的不断“宣传”美方不断地产生出新的意义。

对于象征意义之把握,绝非一朝一夕的功,对于绝大多数学生来说,没有老师的全心全意指导,是很难“独立”心领神会的。当然,咱鼓励并欣赏学生的刚性,但他们首先得对文字做到烂熟于胸,才能谈得上自主性。

罗斯金把每一部文学创作比作历史的王宫,以宫殿主人的口气对读者提出了以下忠告:在历史的王宫里,咱既不装腔作势,也不加任何解释。倘若你想要下我们的沉思中汲取快乐,就不能不把自己提高到那些思想水平;倘若你想要体认我们的生存,就不能不分享我们的感情。她的话里饱含哲理,咱过度强调读者反应批评的时刻,忘记了俺们能够自己提升自己。要确立在知道的基本功之上批判性思维,还要求放低自己之体态,摆正自己之职务,保持谦虚的神态。我想说的是,对象征意义之把握,也必须精细到每一个意象才行,而其中的神秘只有在博学的师长的扶持下,咱的学童才能逐个参悟。

静故了帮动  空故纳万境

先后三个境界也是最高的地步,控制语言的保密性,发挥它的启示性,还可以到达一个更高的地步,即“此地无声胜有声”的地步,也就是西欧诗学里面常常提到的“沉默寡言”或“无言”的地步。创作的技术如此,阐述的技术同样如此。咱在阐述文本的时刻往往注重说什么,但是我们很少注意到,有时没说什么甚至比说了什么更主要。

“欲令诗语妙,产业化厌空且静。静故了帮动,空故纳万境。”苏轼的这句诗被张隆溪引用并评价说:空洞和冷静中蕴含着丰富的设想与可能。神州诗人对“禅”的采用,并非不能在西方找到相似或相等的图景。例如中世纪的欣赏体验就默默采用了保罗与上帝恩典的传教“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此处所说的其实就是西欧哲人为过往出言不尽意这一困境而利用的方针,也得以概括为里尔克之“沉默寡言诗学”。沉默寡言本来是一种无奈,但若是采取得当,恰恰能触及“言说之根”,起到“空故纳万境”的功力,即容纳自然界的五光十色气象,以及人们心目的千言万语,既然写作艺术可以得到上述境界,这就是说阐释艺术也应有如此。咱的异邦文学教学就是要起学生掌握这种阐释艺术,扶持她们操纵于门可罗雀处听“惊雷”的这种本领。这就是说现在这个题目就来了,什么是沉默?该怎么样贴近沉默?沉默寡言在别处?什么时候的沉默最有含义?暗示性沉默,相对于直接发挥,可以是一种更高级的传播意方式。既是传播意方式,那就有稳定的脉络、轨道和规范可循。在现在的异邦文学课堂上,不乏“在沉默处做文章”的例证,但是有些“主题性”发挥的泛,犹如天马行空。对这种情景,着重是因为平时太注重文字的显性表达方式,而简易忽视文字的负面表达方式,即沉默的点子。

那该如何去寻找并体验沉默的点子呢?咱不妨再次从张隆溪之阐述思想中谋求启示:恰恰是在言说的地方,沉默寡言可以比言说更具表现。也许正因为如此,咱在伟大的文艺创作中——如同在伟大的乐曲中——便往往发现:高潮瞬间恰恰是无言的刹车。这也是说,想到沉默依然要以文件为基础,以语境为框架,离开了文本与语境的沉默,必然是软绵绵的,于是是不值得阐释的。

在优质的文艺创作中,往往埋伏着各种特殊的标志,好像在指导着读者:此地的刹车、空白或沉默意味深长,非下大气力琢磨不可。咱要在一般教学工作中,引导学生仔细去领略作品中沉默的意义,捕捉言外之意,更能从沉默中读出意义之博大精深与富有。

这就是今日跟大家交流的——阐述艺术。咱可以把她概括为以上三句话,也代表了阐释的三个境界,青年学生理解阐释的三个境界,才谈得上进入了阐释艺术之殿堂。

 

》 》 》了不起互动

    问:莎士比亚之著作里有恢宏之古英语,与我们今天学的英语在读音、拼写、词汇和语法上都很不一样,如果读他的修订版著作,有时会深感无聊,试问有什么办法帮助我们克服这种无聊?

    答:甭管自己阅读,还是听老师上文学课,你一方面要保持尊重,注重书的作者,注重你的民办教师,一头要保持稳定的批评距离,这是最佳的一种学习态度。

    不论莎士比亚还是别的作者的著作,如果你认为无聊,我要出口点建议,对文学课感兴趣,最先要有一度意志,就像我们要实事求是学好一门语言,你要有一度志向,要去阅读那些比较难的著作。咱说取其上才能得其中,就是要下最好的开端,刚开始的时刻会以为难,但如果你每天都坚持,你就会进入一个新领域,略知一二到其中的美。

活生生,副莎士比亚时期到今日,她创作里有些词没有用,局部词已渗透到一般语言里面了,其实莎士比亚离我们还是很近,现行国外有为数不少古书籍都有很好的注解本,我可以在选择书版本的时刻,瞩目选择。

返回作为老师的力度,要因材施教,多加引导学生,扶持学生提高。

 

   问: 外国文学创作翻译成中文有不同版本,白话版简单直白,文学版唯美,文言版韵味十足,那在读书英国文学时是不是也应有关注提高自己之汉语素养呢?

答:我不清楚你读一本书想要达到哪一层境界,如果你是否想达到充实自己文学常识的层系,那只要求了解小说大致内容就够了,但这是突出肤浅的。如果你想了解一下国家的知识,那我必须得告诉你们,文化最优秀的中央是储存在文艺创作里面的。还有如果作为英语工作者,在翻译中,要在两种语言的转折中保持美感,那你这个文学功底好不好、语言好不好,就批很大作用,此处需要有稳定的积蓄。举个比喻,乌拉圭诗人布莱克之《冰清玉洁的预言》初步两句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翻译有多种,李叔同翻译成“一沙一世界,一绚丽多姿一天堂”,本条翻译就是很好,副一个文化转换到另一种文化,译本充分体现了诗的安全感。            

网站首页 教室简介 教室预告 教室集锦 教室新闻

Copyright © 2014 自主经营权所有:黄浦江源大讲堂. All Rights Reserved



    
       
       
       
       

  1.